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韩剧奇皇后分集剧情介绍110集

发布时间:2019-06-08 23:11:45
孩子感冒吃什么药
孩子感冒吃什么药
孩子感冒吃什么药

韩剧《奇皇后》分集剧情介绍(集)如下:

奇皇后第1集剧情

元国大都(如今的北京),元顺帝(池昌旭饰)质问高丽惠忠王王裕(朱镇模)是否参加奇王后的册封。王裕什么没说走开了,元顺帝含着泪说承娘是他一个人的。

奇承娘(河智苑)被册封为奇皇后,隔着千军万马看到了王裕时留下了泪。

奇皇后本是高丽奇子敖之女,此时她跟母亲及其他高丽女子绑在一起被送给元廷途中。高丽小世子坐在马上痛骂元人连小孩子都不放过。

小承娘很懂事看着母亲的伤口,夜里王裕偷偷地放出贡女,算是为国家做了善事。

元国武将唐其势(金正贤饰)和塔子该(申胜焕饰)快马加鞭追赶逃跑的贡女们,痛下杀戮。承娘眼看着箭要射来,承娘母亲用身体保护了她,两人滚下悬崖。承娘母亲摘下手上的戒指让承娘到开京(高丽首都,今日的开城)找一个姓奇的人,那就是她的爹,便死去。承娘撕心裂肺的拉着母亲哭着。

王裕跪在一排尸体面前忏悔,叔父沈阳王沈暠(李在勇饰,元国任命沈阳地区的统治者)来此,讽刺王裕没资格称王,不如去元国扎根。

承娘在开城与父亲擦肩而过,在街上见到唐其势他们情急下逃跑,却被沈阳王的马踢到带回了府上。

承娘以男儿的身份留在了沈王府,化名为狼,每每想到母亲被射杀的瞬间她都决心当好一个武士,艰苦的练习射箭。

18年后承娘的箭法如火纯清,这时她接到任务,来到仁州食盐专卖仓库做交易。

沈阳王让承娘加大盐巴的交易,手下们担心会有危险。沈阳王为了高丽王的位置需要更多的资金,他认为国家不能交给一个无能的世子手里。

此时王裕跟混混斑点在青楼比空拳,最后不小心晕了过去,宦官方臣佑急着带走了他。

王裕每天都跟小混混们厮混,听斑点说仁州最出名的是成娘派,首领承娘箭法很传奇。

承娘把赚来的辛苦钱给手下人让他们找回去元朝的亲人,突然斑点带手下人闹事。承娘不惧怕斑点的影响力,用箭击中了斑点的手背。王裕得知准备会会承娘。

王裕带人跟承娘的人对峙,非要跟承娘比试射箭,要是承娘输了就要做他的手下。

王裕非要边喝酒边射箭,承娘想到自己的酒量不行,提议用酒盖当箭靶。可王裕这边半天出来个人心里发颤的举着酒盖。承娘、王裕每招都中,最后承娘醉的眼花了只好拿着箭对准王裕。王裕抱着承娘高喊他胜利了。

承娘醒来不好意思的爬起来,王裕早就准备好饭菜等她。王裕提议教她弹玄琴,这样承娘就能教他片箭。王裕把着承娘的手弹琴,承娘不适应的推开他要走。王裕说不做手下那就做兄弟,要是拜这个国家的世子的朋友做大哥也是很荣耀的。承娘气上心来,说这个不管国家的世子不如捡马粪吃了,王室已经腐朽到根了,说什么都不会加入。

方臣佑在府中发现信鸽,王裕看着信条,对方想要提供沈王私盐一案,王裕决定合作,并带着对方指定的红头带来到指定的茶楼。本来在对方做卧底的检查史接到消息后,就在刚要张嘴时被人射杀了。

沈王觉得自己人中有叛徒所有才走漏消息,蒙面人说他已经杀了检查史。沈王认为承娘是最值得信任的,嘱咐蒙面人时刻监视世子的行动。

王裕认为他的人中有间谍,害得检查史丢了性命。便命令手下收购所有的盐,等元国商人来买时候就放出消息说是沈王做盐走私。

沈王大笑王裕大动脑筋,便叫来承娘,交代她秘密执行一项任务。

王裕猜到沈王会派人来,这时承娘来教他射片箭,王裕见沈王派承娘来很失落。

王裕在练习射箭时候弄伤了手,在承娘包扎的时候问起买盐是不是很赚钱。承娘感叹凡事赚钱的都有王室经营了。王裕对承娘少了戒备,而承娘就是奉命接近他的。

王裕想在自己学会射片箭之前让承娘留在身边,承娘带他去逛燃灯市。王裕笑话承娘许愿一定是要娶个漂亮媳妇,承娘说自己要赚好多钱,突然见蒙面人用箭对准王裕便奋身扑了过去,腿挨了一箭,这也是沈王设计中的。

王裕抱回承娘,万幸伤口不深。王裕撕开承娘的裤腿看看伤口,却被承娘打了一巴掌。承娘紧张的借口道自己就一套衣服。

承娘洗澡的时候,王裕送来换洗的衣服。承娘虽锁了门却紧张的让王裕离开了。王裕笑话承娘是个大小伙子还害羞。

沈王夸赞承娘做得好,交代她接下来在出发当天带上盐,交易地待命。承娘问了该怎么把消息转达给他。

承娘放下酒杯问王裕为什么沈王的人会盯上他,难道他在秘密调查沈王私盐一事。王裕小心的攥起刀认为承娘就是沈王派来的人。承娘说她认识一个盐专卖所店长,听说四天后碧澜渡客栈交易。承娘走后王裕怪自己该杀了承娘才对,怎么突然犹豫了。

沈王交代等世子到海月场就杀了他。

王裕交代方臣佑及其他人在盗盐贼抵达交易地前绝不能动手。王裕的如意算盘没打成,不知名的人向搬运盐的人射了一箭。王裕的人不得不出手跟蒙着面的承娘交手。最后承娘被制服。

王裕说昨晚有人用箭带来纸条说海月场是假交易地。王裕不知到底是谁在暗中帮助自己很着急。

承娘被绑起来想起当年偷听到沈王为元廷送贡女之事,母亲就死在元人之手便更加憎恨起来。

奇皇后第2集剧情

突然斑点过来,承娘以为他是王裕中的细作。可斑点痛恨承娘不交代交易地点,承娘这才松懈下来。

沈王得知承娘被抓认为该试试承娘到底是不是细作,就派人给承娘一把刀,让她找机会杀了王裕,承娘苦于没看清背后的人。

承娘被带到王裕的面前,待其他人退下后,承娘割折绳子按住王裕,露出头带。王裕这才知道是承娘一直暗中帮助他。承娘小声说要找出细作,便故意输给王裕被重新绑了起来待行刑。

晚上沈王想保住承娘便叫人转告承娘交代交易地点。在暗处的王裕终于等到了细作的现身。

承娘按计划交代了地点,王裕便带着承娘赶往交易地点。细作趁机给沈王飞鸽传书,却不料鸽子被人射死。细作才知承娘背叛了他,崔武松(王裕亲信)一刀杀了细作。方臣佑按承娘的意思给沈王飞鸽传书,说要请求兵力支援。

夜里沈王早在交易地埋伏的军队跟沈王有派来的军队火拼到了一起,方臣佑在一旁坐收渔翁之利,见承娘要离开,便请她冒着危险拿出沈王的账本。

承娘快马加鞭回到沈王府说全军覆没了,细作就是沈王的亲信,御史台马上就要赶来,让沈王赶紧销毁账本。沈王赶紧找出账本,突然疑惑承娘是怎么活着回来的,承娘跪地说她要死也要死在沈王手下。沈王这才放心让承娘去销毁账本。

沈王调集了所有剩余兵力抵抗到底,跑进高丽王的寝宫说世子在对抗走私盐的元人们时被杀了,现在所有大臣都在喊着禅位。庆华公主(高丽忠肃王妾)抱着情绪难以控制的忠肃王说赶紧把禅位让给沈王。就在忠肃王宣布禅位时候,王裕冲过沈王设置的障碍赶到大殿,揭发沈王才是走私盐的幕后。身亡让他拿出证据,方臣佑拿出准备好的账本。沈王这才无话可说,忠肃王这才得知沈王大拦财力就是进贡元廷。

沈王大力凛然的说他这么做就是想替代无能的世子,便请死。忠肃王宣布禅位由世子继承,为了不让国家有动荡便免去了沈王的罪行。

奇子敖(万户长)得到元朝贡女的来信,说承娘逃亡时候死了,难过之余收到要他收拾成娘派的书信。

成娘派被奇子敖的手下全部逮捕,奇子敖为了教训这帮小混混施了板刑,质问承娘可知犯了什么罪。承娘说没有好的出生就是罪,没有好的国家领导就是罪。奇子敖听此便放了承娘派的人。

第二天承娘的手下把偷了奇子敖的锦囊交了出来,承娘不小心发现奇子敖的锦囊里有跟自己一模一样的指环,便激动的流下泪。

承娘通过军队的严格选拔顺利的成为了奇子敖手下的传令。

高丽国都开京,庆祝王裕顺利登机的宴会上,王裕颁布了禁令十一条。众文武百官齐声反对,崔武松带人围住了所有人,王裕指出在下哥哥官员曾犯的罪行,警告他们如果请死就成全。所有官员吓得魂飞魄散,沈王狠狠地盯着王裕。

庆华公主带来元朝太丞相的亲笔书信,沈王看后说元朝把皇太弟发配到此,又蒙起了拉王裕下马的念头。

王裕传奇子敖,交代他接皇太弟时一定要保护好他的安危。

延庆(现北京皇宫)唐其势跟父亲太丞相燕帖禀告皇太弟马上入境高丽。燕帖吩咐一定要在高丽境内除掉皇太弟,同时也要除掉高丽国这个后患。

奇子敖接应到在赶路的皇太弟军队,可皇太弟突然指示文官张顺龙就在半路上宿营,说身体不适。左丞相伯颜(脱脱伯父)气愤皇太弟身体太弱,武将脱脱怀疑皇太弟得到什么内幕,伯颜说他哪有那个眼力见。承娘说元朝又很少几个人知道皇太弟的长相,奇子敖听此交代大家一定要保护好皇太弟安危。

伯颜跟脱脱指着地图上的亩傍山,待皇太弟到此就让准备好的山贼动手。伯颜想起先皇对他不薄,如今要害死他的儿子真是愧疚。突然张顺龙说皇太弟疾病严重不能继续赶路。脱脱只好去把脉确认,皇太弟虚弱的对伯颜说梦见父王了,他说有什么事就找伯颜。伯颜尴尬极了,皇太弟说他想吃柿子饼,伯颜因无能的皇太弟感到无可奈何。

脱脱说皇太弟不是装病,脉象虚弱。伯颜只好让亩傍山的山贼再等一天。承娘无意间听到了此谈话。

小滑头试吃了所有食物,皇太弟还是不敢吃,小滑头担心皇太弟在这么不进食会饿死。小滑头把剩余食物倒掉,承娘截住他探问行宫里是否出了事。小滑头说不想乱说,容易出大事。

众臣一直认为该去迎接皇太弟,王裕说高丽王怎么会去接被元国发配来的鞑子呢,便问沈王怎么想。沈王也觉得没必要迎接。

王裕准备穿战袍亲自迎接皇太弟,方臣佑不解。王裕说元朝就是想在高丽境内暗杀皇太弟,然后把罪行推给高丽。

庆华公主祝贺沈王终于要如愿以偿了,突然得到王裕出兵的消息,沈王笑道为时已晚,行动就在今晚。

伯颜叫皇太弟起来赶路,皇太弟非要吃到柿饼才罢休。见伯颜走后,皇太弟让小滑头躺在床上,他穿着军装跑了出来。

伯颜跟脱脱准备改计划,行动就在今晚。皇太弟见伯颜就在门口,赶忙躲进别的帐篷里。这时承娘端盆进来擦身子,突然感觉有人,便用刀指着皇太弟问他是谁?

奇皇后第3集剧情

承娘扯出皇太弟质问他到底是干嘛的,见此人吱吱唔唔的便狠狠地打了两拳。皇太弟只想逃离军营,承娘以为他是逃兵就罚他清理马粪。无奈皇太弟终于小声说出了自己的身份,承娘并没有相信,还把他摔倒在马粪上。

军营外张顺龙一直等不到皇太弟出来很着急。

奇子敖带兵夜巡发现没有一个元兵在,觉得事情不好时突然空中发来一片箭雨。便于攻进来的山贼对峙。

皇太弟见人要杀他躲进了箱子里。承娘冲进寝宫发现小滑头穿着皇太弟的衣服,拉着他逃跑。却被山贼当成皇太弟杀死。山贼撤退后,元军跑出来高呼皇太弟升天了。伯颜听到远处军营传来的声音,无比自责的对皇太弟的尸体忏悔。揭开脸布时候惊讶的发现死的不是皇太弟,这时候张顺龙冲进来哀哭被脱脱打晕。伯颜让脱脱不要走漏消息,便警告奇子敖准备到元国领罪吧。

承娘把皇太弟没死的消息告诉奇子敖,大家便分头找皇太弟。承娘无意听到有人在箱子里打瞌睡,一看是昨天那个逃兵就往箱子里倒了水走开了。刚走没几步想起昨天那个人说过自己是皇太弟便反身回去。无意听到皇太弟哀求伯颜救救他。伯颜说深受先帝的恩惠帮他隐瞒,皇太弟又躲进了箱子里。承娘见伯颜拔刀本想用箭独挡,这时王裕大军赶到请伯颜过去,伯颜只好跟着走了。

伯颜告诉王裕皇太弟已死,奇子敖跪地禀告说死的不是皇太弟。王裕想看尸体却被伯颜用刀挡了下来。

兼秉洙见承娘拉着一个人过去得知是皇太弟,便拉过皇太弟去见王裕。王裕硬是拉开脸部见被火烧的尸体无法辨认很惆怅。这时姜秉洙拉着皇太弟进来拯救的局面。

兼秉洙并没说是承娘找到的皇太弟,一个人邀了功,承娘见到之前查盐案的检查史就是高丽王吃惊的躲了起来。

王裕护送皇太弟到了高丽开京,沈王带着文武百官请了安又逼着王裕请安,王裕气愤的离开。

庆华公主责备伯颜无能,杀不能皇太弟无法跟燕帖丞相交代,伯颜准备找机会下手。

王裕派人坚守皇太弟的安危,伯颜等人却见不到皇太弟便于王裕理论。王裕警告伯颜要想活命赶快滚回元国,之后便去找皇太弟,揪着皇太弟的衣领说高丽之所以变得生灵涂炭就是因为元国,警告皇太弟死也要死在元国,不要害了高丽。皇太弟被吓得坐在地上流眼泪。

方臣佑在皇太弟那得知找到他的是承娘,便把此事告诉王裕,王裕要找到承娘厚予嘉奖。

兼秉洙听说皇帝派来人了,兴奋的出来迎接。方臣佑讽刺兼秉洙怎么抢别人的功劳,见到承娘兴奋的把她带到宫里。

承娘想起之前对王裕的冒犯硬着头皮走进大殿跪在王裕面前认错,王裕拉起承娘抱着她说以后不准离开。

兼秉洙没得到嘉赏心里不爽,边跑去找沈王做了奸细。沈王说皇帝不准元军护送皇太弟去大青岛,只要兼秉洙能杀皇太弟就算立大功。

王裕曾交代承娘,此次去大青岛要她辅佐皇太弟。

皇太后将药喂进病入膏肓的皇帝嘴里,见燕帖来责备他怎么能将皇太弟流放高丽。燕帖见皇太后离开,得知皇太弟并没死恶狠狠的对小皇帝说只有你哥死了你才能死。

伯颜和脱脱受着酷刑,燕帖还不想让伯颜死,唐其势气愤的踹了伯颜几脚。伯颜心想要是能活着一定不会饶了唐其势。

皇太弟梦见燕帖杀了父王的情景惊醒,叫承娘过来侍候他小便。承娘硬着头皮扯开皇太弟的裤子转过身。

皇太弟调皮的掀翻了准备好的饭菜,承娘吓坏了。

承娘寸步不离皇太弟,皇太弟都要逼疯了。

晚上兼秉洙早早的来换班,这时候承娘刚从澡堂子出来。遇见奇子敖不小心掉了项链。奇子敖见到项链上那对熟悉的戒指惊讶的大张着嘴。

兼秉洙蒙面走进皇太弟的房间,皇太弟以为是承娘回来,可却看到有人拿着刀对着他。情急下承娘冲进来,与蒙面人对峙的时候问他到底是谁派来的。

奇皇后第4集剧情

交手时承娘刺伤蒙面人的左臂,蒙面人逃走时承娘赶忙敲铃。兼秉洙带兵赶到去搜索刺客。

奇子敖吩咐搜索左臂受伤的人,便叫走承娘拿出项梁想要相认。承娘拿起项链不承认父亲跑开了。朴副将追出去责备承娘,父亲找她很辛苦。承娘说自己本就是贡女身份,若被人发现是女儿身定会连累父亲,请朴副将保守秘密。

皇太弟受了惊吓总是做噩梦,请承娘教他剑术。皇太弟练剑的时候头被承娘打出血,张顺龙想要追究的时候,皇太弟谎说自己不小心摔的。

王裕质问沈王是否知晓皇太弟遇刺一事,沈王劝王裕早早归顺元国,免得百姓受疾苦。王裕警告他不要拿百姓来掩饰自己的罪行。

皇太弟气愤承娘射箭如此好,见承娘来送送衣服,命令她按脚。承娘见皇太弟赤裸的躺在澡盆里害羞至极,皇太弟借机让她偷偷弄两匹马骑想比骑术。承娘被他的小孩子脾气制服。

皇太弟跟承娘约定先到海边小船的人就是得胜,皇太弟见承娘的马快超越他的时候,他从自己的马跳到承娘的马上。结果两人摔在海水里。皇太弟说跟承娘比什么都输,嘴里叨念着父皇,孩儿一定要替你报仇!承娘拿着自己的项链忧伤的想着父亲。

皇太弟说如果他能当上元帝一定不会忘了承娘,承娘说只求那时候不要再抓高丽人做贡女和宦官,骨肉分离是世界上最痛苦的。

王裕登上大青岛得知皇太弟和承娘在海边便去找,责备承娘带皇太弟私自离开府衙。皇太弟替承娘解了围。承娘的马跑了一匹,承娘最后选择跟皇太弟骑一匹,王裕很失落。

王裕敬酒让承娘小心身边可能藏有刺客。皇太弟听说承娘今晚不守夜就跑王裕那要人,见两人在喝酒,问王裕可否把承娘送给他。王裕说就算送了也不会让承娘离开他。皇太弟问承娘怎么想,承娘多开话题走了。

燕帖叫出大牢里的伯颜跟脱脱,让他们去大青岛完成未完成的任务,杀了所有人,把罪推给高丽。

王裕交代奇子敖一定要搜索下内部人,突然看到承娘认真的教皇太弟射箭,吃醋的离开。

王裕梦见承娘对自己笑,紧张的醒来。方臣佑和崔武松劝王裕怎么能喜欢上男人,王裕紧张的轰出二人。

奇子敖拿出兼秉洙房里的药质问他怎么回事,朴副将借机捏着兼秉洙的左臂出了血。兼秉洙说是练习时候弄得,还有士兵过来圆谎。奇子敖交代朴副将好好观察。

兼秉洙处理伤口恶狠狠的说只要过了今晚就都结束了。

伯颜跟脱脱推测到先皇一定是被燕帖所害,所以他这么着急想要杀皇太弟,可小皇上的病情一直不稳。这时唐其势提醒他们要行动了。

兼秉洙带着穿着高丽士兵衣服的元兵闯进府衙,此时朴副将和奇子敖发现兼秉洙不来接班一定是刺客。

突然攻击的士兵闯来,伯颜逼着张顺龙找皇太弟的住所。

承娘拉着皇太弟,见到唐其势想到当年母亲就是被他杀的,便让皇太弟翻墙,独自一人奋战。奇子敖忍痛让士兵关上大门,高呼承娘一定要翻墙过来。

承娘扔了刀一脚踹在唐其势胯下,踩着唐其势翻过墙。奇子敖见到承娘想要大家从后门撤退,突然伯颜逼着张顺龙从后门进来,逼大家就范。奇子敖带着余部跟伯颜拼杀,交代承娘在山后有条小船可以逃命,一定要保护好皇太弟。承娘只喊了一声爹,拉着皇太弟冲出。

承娘带着皇太弟跑到天亮,见到小船两人奋力的推着。可伯颜也追了过来,拿着箭射出的时候却被承娘用胳膊挡住。伯颜见此扔出匕首让皇太弟自行了断。皇太弟勇敢的站出来让伯颜再等等,皇帝命不久矣,他就会当上皇帝,他是受祖先成吉思汗的保佑的。伯颜拔出刀杀了其他士兵,帮着皇太弟推出了船。

脱脱问伯颜是否后悔,伯颜愿意赌一把。唐其势追到海边痛打了伯颜。

王裕做了不吉利的梦,突然崔武松说沈王只带一人去了仁州,王裕让斑点带人去大青岛打探。

奇子敖骂沈王是叛徒,竟然勾结外国害自己的人。沈王让兼秉洙替代奇子敖,并让人割了他的舌头。承娘隔着树林见此想要冲出去,却被皇太弟拉住。

奇皇后第5集剧情

承娘醒来不见皇太弟,焦急的在山上到处找。结果发现皇太弟中了山贼的圈套掉在树上。皇太弟是怕去了开京送死,可承娘现在只有找高丽王了。

皇太弟的手被绑着走路很困难,承娘便用晚上的野兽吓唬他,皇太弟吓得乖乖的赶路。

兼秉洙把承娘的画像拿给沈王看,沈王见熟悉的承娘便气愤的派人追捕。

唐其势带着猎犬上山搜捕,伯颜担心皇太弟被抓。巧合的是下起了雨,猎犬失去了方向。

皇太弟见下雨不想赶路,承娘大吼保护他的奇子敖危在旦夕,皇太弟便乖乖的赶路了。

王裕乔妆赶去大青岛路上遇见沈王押送奇子敖,便确认皇太弟出事了。只好下马行礼掩饰。

沈王在妓院避雨,崔武松派人送了有药的酒,看守们晕了后。崔武松跑进去救奇子敖,却奈何不了铁锁。奇子敖把大青岛的事变说了,并且承娘和皇太弟一定在来开京要道的山上。崔武松接到斑点的危机信号走掉了。

沈王来了后命令兼秉洙挖了奇子敖的双眼,割掉舌头,砍掉耳朵。沈王走后,奇子敖斥责兼秉洙怎么能背叛国家。兼秉洙说是高丽国背叛了他,当年父母兄弟惨死元国手下,自己宁愿堂堂正正的活着,也不愿意屈死做个忠臣,便举起烙铁对准了奇子敖的双眼

皇太弟试图用荣华富贵收买承娘不去开京,承娘仍是拒绝。皇太弟悲哀的说高丽王是怎么做到的,能让千万的手下为他卖命。承娘并没有回答,脑海里都是父亲被抓的情景。

晚上皇太弟熟睡的时候承娘脱下衣服处理溃烂的伤口。

唐其势在树上发现血迹,推测承娘肯定没走多远,便放开了猎犬。

皇太弟拒绝吃蘑菇,承娘突然听到狗叫声,就在狗要扑上来的时候,承娘一箭将它射死。

承娘跟皇太弟跑到了悬崖的尽头,承娘想要带他跳到距离想对近的对面山崖,见皇太弟没有勇气,承娘说想要当皇帝报仇那就跳。唐其势紧追过来劝皇太弟别做傻事。皇太弟扯着承娘跳到对面的山崖,两人吃力的挂在崖边,唐其势命人射箭。皇太弟突然松手掉下崖承娘也放手跟了下去,两人掉进了崖下的湖里。

王裕带队感到此处,见此大喊唐其势在高丽土地上都干了什么。唐其势惊慌的觉得麻烦来了。

小皇帝驾崩了了,皇太后宣布皇太弟为皇上,可却得知燕帖去了高丽接皇太弟,心里很担心。

承娘救出皇太弟,见他仍处昏迷,全身冰冷,便脱了衣服给皇太弟取暖,哭着说:你一定要活着,才能救出父亲。

皇太弟醒来见承娘趴在他身上,突然心跳的厉害。见承娘起来赶忙又闭上了眼睛,邮件承娘穿衣服胸中有布围着很奇怪。承娘见皇太弟已无大碍便借口出去探情况。

沈王带奇子敖见王裕,奇子敖已变成哑巴不能说话。王裕质问塔子该是否见过奇子敖,塔子该否认。崔武松说奇子敖曾说过在大青岛上把塔子该的手咬坏过。方臣佑扯下塔子该手上的纱布得到证实。就在对方僵持时,燕帖到了。

王裕说皇太弟是被唐其势所杀,燕帖放下酒杯高兴地说是谁杀死皇太弟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死在高丽。便命令沈王解散禁卫营,把王裕软禁了起来。

脱脱推断燕帖突然来此说明皇帝驾崩了,他是来确认皇太弟是否还活着。

王裕愤怒的要杀燕帖等人,方臣佑跪在地上劝他别冲动。王裕痛苦自己身为王却什么都不能做。

承娘带着皇太弟进了开京城,可到处都是沈王的人,两人只能躲在破庙里。承娘因为箭伤晕倒了,皇太弟只好带着承娘的箭袋出来换药,可店家不给。皇太弟趁人不注意偷走药,引来寻兵的追赶。却撞到出来找厕所的斑点,斑点认识地上的箭袋出手救了皇太弟,承娘最后得救了。斑点交代郎中不能乱说,郎中会意说想不到一介女流竟然受这么大的伤,斑点惊呆了。

皇太弟看着昏睡的承娘,痛恨自己无用,在他心里承娘是他的好朋友。

斑点见承娘醒来,说自己知道她是女人,承娘不想公开是有苦衷的。

斑点说高丽王宫都是燕帖的私兵,承娘说想办法一定要告诉高丽王皇太弟还活着。突然闻到恶臭味,斑点不好意思地说他当时救皇太弟没机会上厕所,所以

承娘灵机一动,让皇太弟躺进棺材里,撒好了白石,斑点把恶臭的海鲜腐烂汤洒了进去。承娘又再次交代皇太弟,进了宫一定要在大家面前澄清,害他的是元军不是高丽军。承娘把皇太弟运进宫的利用对象就是兼秉洙。

奇皇后第6集剧情

承娘找到兼秉洙,装着不知道兼秉洙是叛徒,把他带到皇太弟的棺材前。兼秉洙确认皇太弟已死叫出同党,控制了承娘。

燕帖准备废除王裕的高丽王,作为城献给元朝。王裕此刻谎说皇太弟是他所杀,想要一人拦下罪名保住百姓。

兼秉洙报告皇太弟尸首找到了,唐其势闲臭让伯颜确认,伯颜无意间发现皇太弟还活着便帮着隐瞒。

皇太弟被抬进大殿,承娘大喊皇太弟还活着。皇太弟跳出臭气熏天的棺材,承娘让他澄清大青岛事件。伯颜心想皇太弟如果澄清肯定会死,突然皇太弟装着晕倒了。

皇太弟被燕帖等人带去医治。王裕高兴的抱着承娘,因为承娘还活着。

皇太弟继续装昏迷,燕帖支走张顺龙。得知是儿子唐其势检验皇太弟的尸首便拔刀要杀他,沈王跪地求情。燕帖失望的让伯颜、脱脱看守皇太弟。

伯颜说皇帝已死,皇太弟直接坐了起来忧伤道:燕帖不会承认他为皇帝的。伯颜想到了办法。

承娘见奇子敖被折磨的不成样子很难过,奇子敖抗拒接近他的人,承娘哭着把项链塞进奇子敖手中。奇子敖高兴的抱着承娘在她手上写死前还能见到她就知足了。

伯颜不想让皇太弟澄清大青岛的事实,这攸关天下霸权。皇太弟认为自己跟承娘有约定,脱脱说先皇死在谁手里大家心知肚明,只有做了皇帝才能为先皇报仇。

沈王痛打兼秉洙,兼秉洙决心要杀了承娘。

皇太弟当着众人面犹豫很久谎说是奇子敖带兵要杀他。承娘撕心裂肺的让他说实话,可皇太弟不改口。

承娘被关进跟父亲一个牢里,奄奄一息的奇子敖留着血泪在承娘手上写原谅爹没能保护你娘,便死去。承娘哭喊了很久。

皇太弟单独召见了燕帖,跪下求燕帖饶他一命。燕帖叫他起来准备当皇帝,皇太弟记着伯颜说过一定装着把燕帖当作至尊,愿意当傀儡。燕帖终于找到了自己想要控制的皇帝,便要求让女儿答纳失里做皇后,皇太弟赶忙答应了。皇太弟心想:没能兑现与承娘的约定,但自己活了下来一定会补偿的。

承娘抱着奇子敖的尸体,决心要杀了皇太弟。

皇太弟坐在高丽王位上宣布废除高丽王,让该国献上贡女和宦官还有其他贡品。

皇太弟准备回元朝叫沈王走进些,小声说:我会记得你要杀我的那副嘴脸的。沈王决定自己亲自去元朝送贡女,亲自要回王位,不然自己做王会成为一场空梦。

沈王把承娘的名字列为宦官里作为报复。王裕也被带进了去元朝的队伍里。燕帖曾交代唐其势好好照应王裕,因为他是真正的英雄。

王裕求情让大家休息,进帐篷给贡女送吃的,贡女们憎恨无比的出去了。唐其势命人杀掉阻碍行程的女子,王裕拔刀阻止。唐其势用箭射伤了王裕,射第二箭的时候承娘使劲扑了过去,王裕的肩膀受了伤。承娘保证自己会带着高丽王,不会落队的。承娘便用担架拖着昏迷的王裕跟在后面。

皇太弟继承了皇位,封为元顺帝。

皇太后听说元顺帝要娶答纳失里很不同意,伯颜得知听此也很气愤,怪元顺帝不跟他商量,私自做决定。伯颜说答纳失里性格恶劣,边走边感叹元顺帝是个废材。突然燕帖出现叫伯颜去讨伐突厥,不成功就别回来。

一直在暗中跟队的朴副将决心要杀了兼秉洙,这时被崔武松勒下马,大家才知道朴副将还活着。

元顺帝还在担心答纳失里的性格,这时答纳失里下了轿子,答纳失里的看着英俊的元顺帝发了呆,两人的第一印象很好。

唐其势总觉得承娘身上有女人的味道,这时他过来趴在承娘的肩上闻了闻,便顺便扯开了衣服,唐其势惊呆了。

奇皇后第7集剧情

唐其势叫人把承娘换回女儿装再送进他的房间。承娘被打扮了一番后,唐其势见到天仙一样的承娘目瞪口呆,声称如果承娘能屈服于他,回到燕京会娶她为小妾。此时的承娘还在打算怎么逃脱。承娘侮辱唐其势是权势小人,成功的逼怒唐其势。承娘借机捡起地上的酒壶碎片。

兼秉洙不小心听到唐其势要纳承娘为妾,认为那样承娘会找他报复。便紧张的把承娘是个女子的消息告诉了王裕。

唐其势打掉承娘手上的箭,把她按在床上。承娘正在竭力的反抗时,王裕赶来打晕唐其势。承娘为了顾全大局阻止王裕不要在这里杀他。

朴副将说当时在大青岛中箭掉到海里是渔夫救了他,这次他跟来是想就承娘的。斑点跑来打探到王裕跟承娘有危险。方臣佑决定纵火借机救他们。

王裕和承娘被绑在木杆上,承娘道歉自己隐瞒女儿身之事。

方臣佑几个行动失败被抓了起来。

燕帖强行定了元顺帝大婚的日子,太后很不高兴,但也没办法只好打算好好的教育答纳失里。

答纳失里每天4点多规定起床,还要练习步伐,背诵内则。答纳失里顽劣的性格受不了管束喊着不要当皇后了。元顺帝得知答纳失里不想当皇后开心极了。

晚上太后来看答纳失里,答纳失里觉得规矩难学该改改。太后见此让人准备该准备的。

答纳失里陪元顺帝观花,元顺帝说这些花都是太后所栽。元顺帝什么都依着答纳失里,答纳失里提出:第一要把跟从换成从私宅带来的;第二希望元顺帝正式求婚;第三请元顺帝送给她一个花馆。元顺帝便命人把花园里所有的花都拔了。

赶往边境的路上,伯颜气愤自己站错队伍了。

唐其势担心贡品被烧后,燕帖可能会重新封王裕为王。沈王想到把王裕送到伯颜要去的边境,就让高丽王死在那个煎熬的地方。

承娘嘱咐被强行带走的王裕一定要好好的活着。

伯颜到了部队,发现战士们身体消瘦,没有多少兵器。这时副将来接伯颜,请他享用酒菜。

伯颜见到大鱼大肉丰盛的酒菜,问起有没有女人。副将对此了如执掌。伯颜愤怒的拔出副将的刀质问兵器被他卖去哪里,副将还在矫捷的辩护,却被伯颜砍了头。此时脱脱颁布了新的严谨的军规,整顿落魄的军队。

沈王不让给承娘食物,都是因为她到手的龙椅飞了。唐其势本想给承娘吃的,问承娘到底想做他的妾还是元朝的奴才。承娘宁愿做一辈子的奴才。

太后把准备的麝香放在香炉里送给答纳失里。答纳失里还在得意皇后是在贿赂她。

到了燕京,唐其势交代秃满公公把承娘赶出宫,到时候他会带走。

所有的贡女梳洗完毕,兼尚宫命大家脱光衣服。检查到承娘这时,因她肩上有伤。兼尚宫本要赶她出宫。突满问承娘为何受伤,承娘说父亲是猎人。突满决定留她去洗衣房。

到了洗衣房,宫女嘱咐承娘小心赵宫长。这时赵宫长叫承娘给她按脚。赵宫长因为承娘手重狠狠地打了承娘一巴掌。又要出手时,兼尚宫进来让她们安静些。

燕帖得知王裕去了边境伯颜大怒,沈王解释道是高丽王自己要求去的,若是能成功赶走突厥,王裕也算是立功。燕帖转怒为喜。

塔子该把王裕和部下送到边境。伯颜为此很为难。王裕听闻有高丽军被抓至此,他提出要跟高丽军住在一起。

朴副将朴不花说听说逃兵都被杀了,所以军营的气愤很特别。

王裕终于明白唐其势为什么把他送到边境,这里是通往丝绸之路的关卡,现在是突厥人占领了此处。

夜里赵宫长叫人绑住承娘到仓库,便用鞭子教训她。元顺帝经过此处,见仓库有灯光,想看个究竟。

宫女发现皇上来了,紧张万分。承娘听此也很惊讶。

奇皇后第8集剧情

内室伯大人骨及进来查探后,赵宫长说在教训新来的。骨及便走了,皇帝一听没什么事就走开了。

赵宫长等人还要动手却被承娘一一打倒,第二天同在洗衣房工作的红丹对此敬佩不已。承娘问起皇帝每天都干什么,红丹兴奋地说皇帝每天很勤奋,早起、读书、练剑等,承娘才不会相信,其实皇帝真的并不是那么刻苦。红丹说皇帝要大婚,承娘想到现场去,就找赵宫长推荐她。赵宫长本就畏惧承娘便答应了。

承娘在后厨偷了刀,想到王裕曾嘱咐过她一定要活着深感抱歉。

塔子该想要伯颜暗中杀害废王王裕,伯颜不想给他擦屁股。王裕进入高丽军帐篷,百户长和士兵们说受到猪狗不如的待遇,王裕很气愤。突然接到发放食物的信号,所有人蜂拥而出,王裕也跟着出来。

鼓声响起全体人都要跪拜伯颜,王裕忍受侮辱只好跪下,弄得高丽军对此很失望,更不尊重了高丽王。

伯颜想要抢回丝绸之路,警告王裕不得蛊惑人心,否则格杀勿论。王裕问起在此怎样才能活下来,伯颜冷笑说除非杀了所有突厥人。

燕帖交代答纳失里成婚之日一定要怀上龙种,唐其势不放心拿出迷香。

骨及教元顺帝怎么合宫,元顺帝说他一个太监懂什么。元顺帝一想到答纳失里的脸就没了兴趣,骨及让他想着喜欢的人。元顺帝突然想起承娘,骨及一听是男人开始犯愁了。

唐其势遇见突满,责备他把承娘选为水赐衣。突满只是按原则办事,唐其势不死心的说要等承娘主动找他。

为了报仇承娘算计怎样能一刀射死皇帝,在树林里练习飞刀,又在刀上擦满了毒药。

大婚之日,就在承娘要出手的时候,唐其势走过来问承娘想没想好跟他走。承娘气愤极了,只好等有机会下手。

承娘听说赵宫长会去装饰婚房便有了主意,突然小刀掉出来,赵宫长转身走开了。

王裕等人在边境做着苦力,到了深夜发放食物的时候,朴不花感觉情况不对。突然突厥人偷袭。兼秉洙借口找援军跑了,王裕不能眼睁睁看着高丽军被杀就抢下突厥的兵器对抗。

伯颜赶到时突厥人被打跑了,王裕怒斥不给高丽军兵器,害他们惨死。伯颜说高丽军心里觉得这场对抗只是元军和突厥对抗,给不给兵器没什么用。王裕想要兵权整顿落魄的高丽军。塔子该坚决不同意给王裕兵权,兼秉洙更不同意。最后伯颜建议对决胜利的就可以带队。

皇上不情愿去新房,皇太后说在初夜不能让皇后怀孕,燕帖年岁已高,没有了龙种就会排除燕帖的势力。

夜里承娘起床,早被赵宫长告密的秃满公公带人冲进来搜出承娘身上的小刀,承娘被带走了,赵宫长为此很得意。

承娘跟突满解释带着刀就是保护自己不被唐其势凌辱,并且唐其势也是杀害自己母亲的人。突满听此但还是要惩罚她,承娘头顶水盆,还数着突满用鞭子抽的次数。

元顺帝喝了整壶的合欢酒,躺在床上直接睡着了。皇太后让兼尚宫把皇后初夜受冷落的消息传到后宫,好让皇后没有地位。

答纳失里第二天没有跟皇太后请安,惹得皇太后大怒,要召开内命府大会。此时答纳失里已经召开了大会,宣布后宫她来掌权,还给掌势们起了外号。

答纳失里遇见皇太后,问起皇帝死后皇后不是该削发为尼吗?既然太后注重礼法该起表率作用。太后忍着愤怒让突满把千挑万选的宫女朴氏招进来,要她伺候皇帝。突满找来承娘晚上去后宫伺候。

曾失望王裕的高丽兵都来给他打气,兼秉洙拿着带着暗器的剑上了场。脱脱讲好比赛规则,如果不喊认输可以出手杀掉。

承娘把准备好的茶端给朴氏,朴氏说她来自高丽,承娘心里一紧。突满突然禀告皇上提前来此,承娘慌张的撤出茶。却跟正面来的元顺帝弄得面对面。承娘紧张的弄洒茶碗,跪在地上。元顺帝惊讶之际让承娘抬起头,看到承娘熟悉的脸他惊讶的说不出话来。

奇皇后第9集剧情

元顺帝仔细看了承娘说长得实在太像了,皇太后来此叫走元顺帝去欣赏朴氏的舞姿。元顺帝只好让承娘再去端茶,承娘泡茶时候把茶针塞进头发里,准备找机会杀了元顺帝替父报仇。

元顺帝准备起身离开,皇太后命令他在今晚让朴氏怀上龙子。元顺帝认为母亲跟燕帖一样无视。承娘刚走到门外失去了报仇的机会。皇太后命令突满打扮好朴氏送到皇帝寝宫,不能让答纳失里看笑话。

尚宫劝答纳失里跟皇帝主动合宫,答纳失里相信自己的美貌天下第一。

元顺帝因为朴氏被送来很生气,皇太后跪在殿外说自己不能再让他当燕帖的傀儡了。最后元顺帝只能顺从的跟朴氏合宫。

王裕和兼秉洙的比武很激烈,最后被兼秉洙差点打晕。意识模糊时仿佛听到承娘鼓励的声音,便奋力的站起来继续搏斗。兼秉洙被王裕打倒后,王裕举起剑说兼秉洙在剑柄里放了铁。大家便齐声喊:杀了兼秉洙。王裕扔了举起的剑骂他是懦夫。

就在所有的高丽人为王裕欢呼时,王裕趁机鼓舞所有人的士气,一定要为自己而战。在场的人一一感动跪地。

兼秉洙跟塔子该保证一定找机会杀了王裕。

王裕接到兵器,大家都在抱怨兵器少而破旧。这时兼秉洙进来通告都要去前线。大家不满的同时突厥人在营外叫号。

后宫的宫女们都在聊天说有个宫女受到皇上的承恩,最后的笑声引起跟答纳失里聊天的唐其势的注意。经唐其势逼问赵宫长说有个高丽女人受到皇上承恩了。答纳失里听了后差点跌倒,叫来所有的高丽宫女。见朴氏神色紧张,叫人押下去。闻声而来的皇太后过来阻止,答纳失里便用父亲说辞。皇太后只能眼睁着看朴氏被拉走,突然朴氏恶心起来。皇太后大喜,说动了怀太子的人等同谋逆。

燕帖质问元顺帝为何跟宫女诞下龙子,元顺帝想起当时跪求燕帖的情景,突然紧张的求燕帖。燕帖最后警告元顺帝在答纳失里流泪之时就是皇宫流血之日。

元顺帝冲出宫殿要透透气,躲过太监们的追赶。无意间看到水赐衣有个和承娘相像的人,就追了过去。

承娘转身看到元顺帝盯着自己吓了一跳,元顺帝命令承娘给他沏茶,问她是有一个叫阿狼的哥哥。见承娘沉默,元顺帝觉得自己可能太想阿狼了,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承娘见大家的看守有松动便伸手拿头上的茶针,突然元顺帝说她别动。元顺帝抽出茶针仍在地上,说就算水赐衣也不该戴这种发簪,拿出玉佩赠予承娘。承娘并没有接,却被答纳失里抢来,狠狠地打了承娘一巴掌。元顺帝被激怒,答纳失里要去告诉父亲,元顺帝追去。

承娘拿起玉佩扔进湖里,擦了擦眼泪。在远处看到此景的朴氏暗自点着头。

夜里伯颜自语道:突厥有一猛将叫巴特鲁,因为脸上有疤总是戴着面具。巴特鲁命人举盾,接到对方的箭就撤退。大家都不明白为什么巴特鲁持续这样做五天了。王裕看出敌人来路去路不同,敌方对此了如执掌,自己很被动。

伯颜带队追赶巴图鲁,半路脱脱觉得再追下去有埋伏,伯颜气急败坏的只好作罢。

白天士兵们都睡的深沉,巴图鲁又带队突袭,元兵死伤多数。对此伯颜认为一定要保住丝绸之路。

王裕一定要阻止伯颜得到丝绸之路,便吩咐手下找到侦察兵勘察地形、猎人制作陷阱、朴不花负责把剩余的高丽兵培养成精锐部队要跟突厥对战。

巴图鲁跟神秘的女将军报告,说对元军用计得逞。

塔子该说不能让废主有建功立业的机会,兼秉洙说不管怎么样都会死在他的手里。看到兼秉洙,朴不花恨得咬着牙。

晚上承娘悄悄的走进元顺帝的寝宫,拔下头上的茶针准备动手。突然朴氏起身阻止,叫走承娘。说只要承娘杀了皇帝,在宫里所有的高丽人都会受牵连。过去不管承娘是否女扮男装救过谁,现在唯一的报仇就是努力的活下去,把所有人踩在脚下才是报仇。朴氏接着说这次会坐视不管,下次就会去告密。承娘为此痛哭流泪很久回到寝室发呆。

王裕责备承娘不能因私人恩怨而连累同伴,承娘认为除了报仇雪恨其他事不归它管。王裕突然说我实在太想你了。承娘连声喊着殿下,醒来只是梦。红丹发现承娘发烧严重送来关心。

元顺帝射箭接近红心兴奋的说要是阿狼看到多好。承娘端来茶,心里十分想念王裕。元顺帝叫了很多遍承娘,承娘因为高烧把元顺帝看成王裕,喊着:殿下!便晕倒了。

奇皇后第10集剧情

皇太后和答纳失里争论怎么处置朴氏,元顺帝无心听着,心里在担心晕倒的宫女。

元顺帝叫骨及打探下晕倒宫女的病情,骨及以为元顺帝看上人家了。元顺帝戒备的说她长得像阿狼。骨及提议该把宫女调到大殿侍候,元顺帝高兴极了。

突满见承娘昏迷不醒,交代红丹好好照顾。

王裕射出信号箭,通知各路兄弟准备攻击。巴图鲁之女燕飞秀为突厥将军,见王裕带兵攻击转身逃离,结果遇到重重埋伏死伤惨重。最后逃到路口又遇到王裕攻击,交手时两人都受了伤。

伯颜听到喊杀声带着人找到亮天,王裕牵着巴图鲁骑过的马走来,大家很吃惊。

兼秉洙一直被绑着,被松绑的他不见方臣佑和斑点。王裕说壮烈牺牲了。

元顺帝跟唐其势打听承娘在高丽生活怎么样,唐其势说很好,心里却想着该在皇帝没发觉承娘是女人前送走。

元顺帝见承娘在打扫大殿,把她交到后殿沏茶。本以为他的好意承娘会感激。可承娘却想回到后宫。骨及心里暗骂承娘死心眼。

元顺帝指定承娘帮他洗漱,承娘用力的给元顺帝擦脸,心里多么的不愿意也只能忍着。元顺帝扬起脚让她给按摩,同时想起在高丽的时候。

元顺帝问承娘为什么不喜欢大殿的活,见承娘没反应。元顺帝说她长得太像高丽的承娘了,一定要想办法制服她。

元顺帝故意让承娘给他扇扇子,一会冷一会热个没完。承娘碍于他是皇帝压着心中的怒火。元顺帝听说燕帖来此,茶杯差点掉了。

燕帖把审阅好的奏折让元顺帝盖印,所有朝政元顺帝无从插手。燕帖命令元顺帝晚上要去答纳失里那过夜,元顺帝乖乖服从了。

答纳失里喜迎元顺帝的到来,元顺帝懒得看答纳失里一眼。答纳失里没得到元顺帝的心感到愤怒。

皇太后好意的说她不会让答纳失里怀孕的,元顺帝不管皇太后说什么觉得自己已经压抑的透不过气来。皇太后让皇上一定要耐心等待时机。

承娘送来茶,元顺帝说她长得非常像承娘,是自己唯一的友人。希望承娘代替她给自己勇气,承娘说自己只是个奴婢。元顺帝便叫人带她回了后宫。

伯颜摆宴为王裕庆祝胜利,王裕让他该款待士兵。

好多士兵总是无缘无故的从马背上摔下来,王裕推测巴图鲁白天也出来叫嚣就是让马也没得休息。交代崔武松不得跟人提起此事。

朴氏确认怀了孕,唐其势准备利用服饰朴氏的人手。答纳失里命令兼尚宫挑选一个识字而且不泄露秘密的人。赵宫长被叫来后,答纳失里假装信里装着与怯薛(守卫队长)私通的宫女名,让她转交给怯薛。赵宫长好奇心太重,趁人不备打开了信封,看了后惶恐的跳进了水塘。当回来跟皇后禀告时,答纳失里让兼尚宫再去物色可靠的人。

王裕偷偷地叫来藏匿很久的方臣佑和斑点,交代他们跟着巴图鲁的马投去突厥,假装投降。这关系到跟伯颜争夺丝绸之路之事。

燕飞秀见过方臣佑和斑点,决定搞清楚再说。

唐其势又来调戏承娘,远处的元顺帝见此突然觉得不对。跟在承娘后隔着床单喊:承娘。承娘突然回头没见到人就走了。

元顺帝怎么也不明白承娘到底是不是她,承娘不是男人吗?便派人去高丽查查一个叫承娘的人。

兼尚宫把承娘带到皇后身边,答纳失里同样把信给承娘作为试探,交代她不能说出指使送信的人。承娘偷看了信,上面写着:杀了送信的人。承娘分析后认为皇后在试探她,头痛自己可能被卷进一件大阴谋中。

皇后不喜欢承娘,兼尚宫说承娘送信成功的唯一要求就是离开皇宫。

怯薛队长用刀指着承娘说信上写着有反贼,问她到底是受谁的指使。承娘一听又与信上内容不符,坚信自己不会被杀。怯薛挥刀下去只砍了承娘的头发,答纳失里对于承娘的变现很满意。

答纳失里问承娘为何只想出宫,承娘是想见一个人。答纳失里让她答应一件事就会让她如愿以偿。答纳失里拿出药让承娘给朴氏服用,就是因为她怀了龙种。

孕妇高烧对胎儿有没有影响
工人日报:贫困县的“富广场”是一封举报信
日本大地震五周年纪念日将来日本2011年大地震灾区怎么样现在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