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近看银泰系从全线出击到腹背受敌

发布时间:2019-09-18 03:26:45

  近看“银泰系”——从全线出击到腹背受敌

  一向以低调着称的沈国军,注定要在聚光灯下度过2006年。今年以来,他遭遇的困难远比他开创的事业多得多。 银泰系 悄然成型 6年多来,沈国军在资本市场内外纵横驰骋,一个庞大的 银泰系 已悄然成型。 银泰系 掌门人沈国军最早在海南做地产起家。令其声名鹊起的也正是新近矗立在北京长安街沿线、尚未交付使用的标志性建筑 银泰中心。围绕核心企业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沈国军设立了北京银泰置业、浙江银泰、武汉银泰等一大批企业,投资的产业涉及房地产、商业百货、能源和酒店业,同时从事资本经营、资产托管、股权投资、基础设施开发等众多业务。 2000年收购ST甬华联(600683,今G银泰)初尝胜果之后,沈国军和他的中国银泰投资公司对上市公司发生了浓厚的兴趣:2003年成为金果实业(000722,今G金果)第一大股东;2005年成为科学城(000975)第二大股东,同时举牌百大集团(600865);2006年,举牌鄂武商(000501,今G武商A),同时连续增持百大集团和鄂武商,一度成为这两家上市公司的名义第一大股东。 资料显示,上市公司被 银泰系 收购以后,都会与 银泰系 核心企业之间发生数额较大的关联交易。其具体形式,或为上市公司购买 银泰系 核心企业资产或股权,或为上市公司直接向 银泰系 关联企业提供资金。数据统计显示,截至去年底,宁波华联、金果实业和科学城累计向 银泰系 关联企业输出资金分别为1.1亿元、1.6亿元和7.5亿元。 多处碰壁备受质疑 全线出击 并没有带来预想中 全面开花 的良好局面。随着 银泰系 染指的上市公司数量不断增多,其遭遇的阻力也明显增强。如果按时间先后来审视银泰的上市公司并购案例,可以发现一个规律:越到后期,其并购的成功度越低。 在时间上, 银泰系 对G银泰的并购早在2000年即完成,运作时间最短,成功度最高。对金果实业的并购在2003年实施,2005年退出,账面亏损3000万元。 银泰系 与科学城早在2003年10月就开始合作。2005年11月,中国银泰投资有限公司受让凯得控股所持科学城24.4%的股份,开始实施并购。但是到目前为止,这一并购仍未尘埃落定。 2005年12月和今年1月, 银泰系 先后举牌百大集团和G武商A。最新消息显示,西子联合已经在百大集团并购中占据更大优势; 银泰系 对G武商A的并购也遭到武汉国资的坚决抵制,银泰方面关于召开G武商A股东大会的提议,也在G武商A董事会和监事会遭冷遇,不得已决定自行召开股东大会。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 银泰系 之所以四处碰壁,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原因。其一,在德隆系、飞天系等以不良手段运作上市公司的 系 们先后倒掉后,地方政府和上市公司管理层对同时运作多家上市公司的民营资本谈虎色变,产生了敬而远之的心理。 银泰系 与其掌控的上市公司之间发生大量的关联交易、上市公司向 银泰系 输出数额庞大的资金,也在客观上强化了这种心理。 其二, 银泰系 在并购中使用的手段过于强硬和单一,缺乏与当地政府之间的有效沟通。在今年2月底以前, 银泰系 持有百大集团的股份已占到后者总股本的19.62%。但是,3月6日杭州市政府直属的杭投控股仍然将其所持百大集团26%的国有股份转让给西子联合。 银泰系 因此失掉了并购百大集团最重要的筹码。 银泰系 在G武商A的处境本来比在百大集团好一些,因为武汉市政府下属的武汉国资是G武商A第一大股东,而武汉国资的绝对控股子公司华汉投资(同时也是G武商A法人股东)又与银泰方面合资设立了武汉银泰。双方有这一层关系,应该一切都好商量;这层关系的建立,应该是银泰方面付出大量努力的结果。遗憾的是,银泰并没有珍惜这一点,于4月12日轻率宣布己方已是G武商A第一大股东,结果招致武汉国资公开反击。G武商A并购陷入困境。 其三,也是最关键的一点, 银泰系 战线拉得太长,导致 兵力 分散,效率不高。据公开信息,到目前为止, 银泰系 在百大集团的持股总成本在6亿元左右,在G武商A的持股总成本在2亿元以上,在科学城并购中调动资金6.13亿元。与此同时,中国银泰还拟与中煤能源等4家单位一起建设300万吨二甲醚项目,需投入资金26.25亿元。以上合计, 银泰系 面临逾40亿元的资金支付压力,困难可想而知。 (来源:中国证券报)

电子产品制造设备
抒情散文
手机品牌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