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至尊符神 第三百一十四章 胡不斩

发布时间:2019-09-25 21:23:53

至尊符神 第三百一十四章 胡不斩

辛焱打败天晶神剑黎姿的消息,如同飓风一般,很快传遍了北境诸大境界。

“一个来自灵宵派的符工弟子居然打败了天晶神剑黎姿,而且是赤手空拳,没有使用任何法宝,真是不可思议。”

“是啊。那个黎姿我还见过呢。据説她的剑意已经达到了归真之境,绝是对天晶门中的翘楚。”

“文比剃了程方一个胡不斩,武比又打败了黎姿,这个辛焱也不知是个什么样的怪胎,居然有这般本事。”

“要是我门下有一个或者半个这样的人该多好啊。”

“是啊,要是能有一个这样文能治御统合,武能威振四方的弟子,我们就可以放心把担子交下去了。”

“唉,南宫无极命好啊。居然捡也能捡回这样的人才。”

“得徒如此,灵宵派大兴指日可待啊。”

一时之间,辛焱成了北地诸境中风头最盛的人物

至尊符神  第三百一十四章 胡不斩

,人们对他的关注程度也到了前所未有的高度,他过往的一些趣闻秩事也全部被人们挖了出来。甚至连辛焱被南宫无极和南宫云珊救起的隐秘之事也不例外。

另外,关于辛焱和若夕之间的绯闻,人们也传得是极为热衷,甚至有人怀疑,引发四象神君屠灭众多金丹高手的元凶,就是辛焱和若夕。

人们还根据想象,把辛焱和幕容雪月、彩翼、顾双飞和星芸在秘境中的风流韵事也编得有鼻子有眼,还説他其阳甚传,天赋异禀,御女有方,这才能征服三大门派的佳人,让她们甘心情愿地在他胯下承欢云云……

“唉,人怕出名,猪怕壮啊。居然把没影子的事传得这般不堪。”

辛焱没有想到人们竟会无聊到了这般地步,把他的每一个diǎn滴都放大来看不算,居然还这般编排于他。

“得了吧,你得了便宜还想不认账?”若夕一听就恼了,她一把推开正在她身上挥汗如雨的辛焱。

辛焱那能如她所愿,顺势把若夕的身子扳了过来,让她趴卧床上,然后在她的雪*臀上抽了一下,顿时,若夕雪白的臀上便多了一道红色的手掌印。

若夕吃痛,娇喝道:“你这个害人精,要作死吗?”

辛焱説道:“有人不是説怕我不认账吗?我先做diǎn记号罢了。”説着,他双手按着她的双肩,然后用他那精壮有力的身体压在若夕柔弱的身体上,若夕想要挣扎,却发现自己仿佛被压在一座大山下面一动也动不了,她拼命地摇头着:”害人精,你这个害人精,快停下来,我不行了……”

她的声音是那么的哀婉动听,却又是那么的柔弱和无奈,很快就被辛焱一波比一波猛烈的冲击压了下去,很快在辛焱近乎狂暴的冲刺下,变成了一声比一声高的娇呤……

……

金莲试剑大会如火如荼地进行着,在这次试剑大会最耀眼的自然是非辛焱莫属,无论是文比还是无比,每一场比试他都可以凭借着强大无比的实力横扫对手,以绝对的优势获得胜利。

经过这些天的比试,辛焱已经完全适应了全新的奕战系统,对于每一种兵种的应用,他都到了烂熟于心的地步,另外,他还专门抽出时间来,恶补各大境界的地图。这让他在奕战棋的比试中更是如鱼得水,奇招妙想穷出不穷,让他的对手防不胜防。

至于在武比一道,辛焱这些天的进步也是极大,每一场战斗,对他的水平的提高都有着不少的进益,经过十多场的比试,他的战焰凝兵之法已经应用得是得心应手。

当然,辛焱之所以能如此轻松的晋级,与若夕和幕容雪月的帮助也是分不开的,两人为他精心收集着对手的情报和资料,让他可以专心应对比试。另外,为疏解他的压力,两人更是全力逢迎,竭力承欢。只是无奈辛焱实在是太过威猛,两人常常都是承受不住,为此,她们有时不得不强忍心中的娇羞,两人共同侍奉辛焱。谁辛焱尝了了甜头之后,食髓知味,每到晚上便将两人叫到房中,然后用千奇百怪的手段,狠狠地整治两人。

经过十一天的比试,辛焱毫无悬念地杀进了文比和武比的四强。

金莲大殿之中,乔远对傲羽问道:“辛焱武比四强的对手是谁?”

傲羽回道:“启禀乔峰主,是凶僧胡不斩,此人凶蛮霸道,强横无比,他十六岁便加入军中,近年来他在与妖魔的征战中表现极为英勇,据説,他已斩杀妖魔统领级别的高手已有七人之多。”

乔远diǎn了diǎn头,説道:“既是参加过实战的,战力应是不凡。唉,可惜阳开等人退出了文比的比试,否则的话,辛焱绝不可能如此轻松。”

众人闻言俱是一阵沉默,由于阳开、魏和、龙一和玉衡等人的退出,再没有人能阻挡辛焱的势头,他极有可能轻松无比的取得文比的冠军。

……

在众人的期待之中,武比的半决赛终于打响了,这一战辛焱的对手是凶僧胡不斩,这人也是和辛焱一样,排名高居武比前三强的选手。凶僧胡不斩修为惊人,已至金丹大圆境界,最让人感觉到可怕的是,他是自xiǎo便加入军中,长年累月地与妖魔厮杀征战,战斗的经验十分丰富。

辛焱一踏入玉盘,很快就被传送进了比试场,他还没看清周遭的情形,就察觉到一阵劲风迎面袭来,他来不及多想,用手中血刃战刀架住来袭的法宝,一股巨力传来,手上猛地一震,竟是差diǎn脱手。

“咚!”

没有火光四溅的碰撞,有的只是沉闷的撞击,辛焱觉得像是有一根鼓槌直接敲在他的心上,心都差diǎn跳了出来。

辛焱这才看清,来的是一个胡不斩,身长八尺有余,手上拿着一柄黑色的禅钺,十分的沉重。

“xiǎo心了。这人杀戮成性,一看就知道本性已失,你手下不必容情。”赤妖也忍不住提醒道。

辛焱diǎn了diǎn头,举起血刃怪刀就向胡不斩大汉劈头盖脸地砍了过去。

对面的胡不斩浑身一颤,金黄色的瞳仁怒火中烧,也发出一声炸雷般地怪叫,挥动手中的黑色禅钺与辛焱战成了一团。

“杀!”

辛焱早就陷入了疯狂的状态,他鼓起全身力气,手中的血刃,狠狠朝胡不斩斩去!胡不斩也毫不示弱,也举起黑色禅杖当着劈下。

血刃怪刀和黑色禅钺一次又一次剧烈地碰撞在一起,很快双方就连拼了好几记,辛焱的虎口早已震得出血,但是他却越战越勇。胡不斩更加疯狂,他只守不攻,招招都是同归于尽的杀招。

……

辛焱与胡不斩之间的战斗空前惨烈。

胡不斩的实力之强远超辛焱的想象,其攻势之凌厉,比起冷如霜也毫不逊色,要是让他击中的话,随时可能被当场轰杀。他的防御能力也堪称变态,比起全身披甲的色难还要强上几分。最要命的是,胡不斩已彻底沦为只知杀戮的怪物,只攻不守,招招要命。

辛焱面如金纸,虚弱得仿佛随时可能倒下去,可是他却又一次地爬了起来,冲向胡不斩。高强度的战斗早已耗尽了他的体力、神识和灵力,他每做一个动作都艰难无比,可是战斗却让他兴奋不已,让他胸中的战意攀升到了dǐngdiǎn!他觉得自己的身体中有一股强大的力量正在苏醒。

决战的时刻到了!

“去死!”他猛地暴吼一声,声如惊雷。

辛焱全力挥出手中的血刃怪刀,一道锋利无匹的刀罡与胡不斩的禅杖撞在了一起,爆发出沉闷至极的爆音,地面陡然一颤,震得人心慌!

“呯!”

辛焱被这股巨大的冲击波震得倒飞了出去,身上的神焰铠甲隐现裂纹,识海中神魂之火也変得萎顿不堪,好像随时可能熄灭。不过,胡不斩也没有讨到多大的便宜,也被剧烈的冲击波横扫了回去,它的胸前多了一道深深的伤口。

可是战斗的本能让它又爬了起来,很快又站了起来,再次挥举着禅杖向辛焱一步一步地逼近。

“快起来,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赤妖怒吼道:“若是真正的战斗,你早就死了十回了。”

辛焱头脑中一片空白,完全听不清赤妖在吼什么。激烈的战斗让他的体力早已透支,神魂之火也消耗殆尽,身上的神焰战甲也变得稀薄起来。

辛焱他拼尽全身的力气,挣扎着站了起来,举起了神焰凝成的血刃怪刀。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了退路,要想活着出去,必须干掉胡不斩。

内江治疗性病医院
内江治疗性病医院哪家好
内江治性病好的医院
江苏整形美容
江苏整形美容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