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天涯】血泪凝情的金锁(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14 06:10:05
摘要:这是一块锁,一块极不寻常的金锁。在金锁的上面,绣刻着:赠小外孙。多么醒目刺眼的四个字啊!这几个字,看似简单,却谓不平凡。这块金锁,凝固着一代人的情丝万缕,承载着一代人默默期盼的眼神,浸染着人性血脉之情的滚热。这块金锁,牵动着至善至美的人心,铸造亲情高于一切的点滴,流泻着至真至纯永不褪色的金辉。这块血泪凝情的金锁啊,它诉说着人间多少的冷暖、多少的爱恨情愁,它激荡起多少生命与青春,颤栗、崇尚、铭记与珍惜!这块含情默默的金锁,凝聚着沉重的故事,将从这里诉说。 〔引言〕

这是一块锁,一块极不寻常的金锁。在金锁的上面,绣刻着:赠小外孙。多么醒目刺眼的四个字啊!这几个字,看似简单,却谓不平凡。这块金锁,凝固着一代人的情丝万缕,承载着一代人默默期盼的眼神,浸染着人性血脉之情的滚热。这块金锁,牵动着至善至美的人心,铸造亲情高于一切的点滴,流泻着至真至纯永不褪色的金辉。这块血泪凝情的金锁啊,它诉说着人间多少的冷暖、多少的爱恨情愁,它激荡起多少生命与青春,颤栗、崇尚、铭记与珍惜!这块含情默默的金锁,凝聚着沉重的故事,将从这里诉说。

【一】狱怒

A城,是中国大西南的一个城市。这里,没有什么富丽堂皇的名胜古迹,也没有什么响当当的特色食品。一条小有名气的金锁河,不分昼夜地咆哮着,它长着长长的身躯,蜿蜒地穿城而过。河床青葱的两岸,盘踞着林立的房子,这里是一个脍炙人口的水城。城中有许多方块式的街道,如果你有幸到空中俯视,那么,就会看到一个个像格子一样的“田”字。街道的两旁栽种着诸多的榕树,庞大的树荫下陈列着许多色彩斑斓的铺面,行人来去匆匆,道上行走着许多手拿金锁的小贩,他们穿着不同颜色的服装,慢悠悠在众多的人流中顾盼,嘴里还不停地吆喝着:“买金锁啰!买金锁啰!看货论价!看货论价!”……那长长的叫卖声,音色各异,有时竟然像夏蝉在榕树上的叫声,从四处传来,此起彼伏的汇聚一起,形成一股强大的五音六扬,总是给人留下不一般的喧嚣。或许,因了这里的金锁河,历来盛产金子的缘故,所以才有众多的人家,拼命地筑锁叫卖。
对于A城,在多数的人看来,还是不大喜欢,要不是因为工作生活在这里,恐怕有好多的人几乎会选择离开。人们游走在一个个斑驳着嘈杂的日子里,目睹着周遭演变的一切,总有些许倦怠的感觉。
今天,阴沉沉的天空,淅淅沥沥飘着细雨,瑟瑟的寒风挟着几分凉意,不时吹拂在行人的脸上,令人感到如冰的薄凉。不是很宽敞的人行道上,零星地飘落着残缺的叶子,像断翅的蝴蝶翻飞在空中,慢慢飘落在潮湿的地面上。川流不息的行人,手里撑着不同颜色的雨伞,那些卖金锁的小贩,也如同往常一样吆喝着,叫卖着,一张张生疏木讷的面孔,晃晃悠悠匆忙地擦肩而过。柏油马路上沁着雨水染过的青色,弯弯折折的伸向远处。各种形状的车辆,浸染着五颜六色的躯壳,络绎不绝,马达声声,不同颜色的尾巴,吐着缕缕白烟,慢慢悠悠成相对而行的状态,仿若一条花花绿绿蠕动的长龙,逐渐塞满了街的缝隙,陡然间,掀起了这座城池的拥挤与喧哗。银灰色的天空,涌动着黑色的流云,几个由远而近的雷声,响彻在阴晦的天空,更增添了这城池嘈杂的气象。
正当有人打算埋怨亦或牢骚之际,忽然听见远处传来了警车哀嚎的长鸣,“呜啦~呜啦~”地把人耳朵震得发麻,使人感到万般的揪心。那一刹,只见一个个长长的脖子,形色不一地转动着头颅,零乱的转向警车驶来的方向,既诧异又出神地张望。“呼啦呼啦”的警车驶过身前,一双双黝黑滚动的眼珠,死死盯住警车,大有不敢怠慢之势。车内载有霍枪实弹的警察,那威武西西的样子,不快不慢的一晃而过。
“呀!停车!停车!我要金锁!我要金锁!”
突然,警车内飞出一个女人撕心破肺的叫喊声,一路传来,震得路人有些摸不住头脑。
“唉!必定有人又将失去自由!啧啧啧!在这个倡导和谐的社会里,大部分的人,其实已经步入了小康,可为何总有人要以身试法,不好好的珍惜呢?”
旁边有人,在啧啧叹息着。警车开远了,大家才慢慢地扭过头来,继续走自己脚下的路。
那警车驶去的方向,正是郊外一公里地带的女子监狱。这里,是中国大西南唯一一所女子牢房。看那林立密布的房子,被坚固的钢筋墙包扎得严严实实,四周的围墙错落有致,绵长挺拔而凸起。围墙的顶部,安装着稠密裸露的电丝网,探照灯高耸在铁架上,十分的惹目显眼。那些进去的犯人,必定是无一能越狱逃跑的。也许,在建造的时侯,设计师别有用心借了地势的特别,三面黑崖崖的山袋,彼此映寸着,显得很阴森,很恐怖。或许一些胆小的人看了,定敢断言他会冷汗淋淋、嗔舌唏嘘,恐怕一辈子都不想再瞻目它。
警车很快来到门哨岗亭,验证后直接溜了进去。车里关着一个犯人,名叫顾佳丽,年龄27岁,是一个醒目好看的少妇。
此刻,她正颤颤畏畏地走下车来,被两名警察押到了狱警室。狱警官是一个女胖子,她严肃地作了登记,随后扔给她一个包袱,命令她到换衣间穿上了黄色的囚服,背上印着501的编号,一会儿便被押进了26号牢房。
26号牢房的门,是一道厚实笨重的黑色铁门,门的中央开着一个小小的方孔。据说,这是监狱看守巡视或传唤犯人时使用的瞄孔。牢房仅有十一二个平方米,里面要关押6个年龄不等的女囚。狱室的墙面,没有开设窗户,仅在坚硬的墙壁顶端,留下两个碗口大小的通风口。白天,两道白白的光,从口子里射进来,落在黑色的水泥地面上,黑不溜湫的呈两个圆。整个屋子看起来暗淡无光,除了用水泥筑建的地板床,还有一个接受女人拉撒享用的地方,其他几乎没有更多的设施和摆设。屋子很狭窄、很拥挤,不时地弥漫着潮湿,吐露着阴森的气息。
顾佳丽第一次走进这样的屋子,顿感一股恶臭沉闷的缭绕,徘徊在胸前,令她窒息,呼吸很难受。她皱了皱尖挺的鼻子,灰白的脸上,愁云莫展。她知道,自己会在这样的环境里度过一千二百多天!
顾佳丽独自卷缩在阴晦的侧墙一角,胆怯而忧心忡忡。她双手抱着黑黝黝的头颅,蹲在那里一动不动,偶尔怯怯地抬了抬头,却不敢正视对面那五双死死盯着她的陌生的眼睛。她隐隐察觉到,有一种凶神杀戮的威慑,那是一种可怕的强势,在直逼袭击着她的神经。
“怎么进来的?”
忽地,一个怪怪的声音,回荡在寂静的空间。
问话的人,是一个五大三粗的娘们,只见她坐在地板床的中央,板着个脸,脸上露着一团横肉。再看看她的周围,还有4个喽罗女人参差不齐地簇拥着。这娘们,名叫武魅霞,40岁的样子,她是26号牢房的头,里边的人都承服的管叫她——“大姐大”!
听到问话声,顾佳丽惶恐地又抬起头来,闪着一双怯怯的眼珠,她看着她们。尔后,屋子里便死一般沉寂。
顾佳丽不敢正视许久,又胆怯地把头埋进自己的胸脯,一言不发的畏缩沉闷着。
“喂!我说,小三八!大姐大问你话呢!!”旁边一个喽罗女人,凶巴巴地吼叫起来,“这可是规矩,凡是进来的,都得过堂!!”
她的声音很大,瞧那架势,这个凶巴巴的女人,准是26号牢房的第二把交椅。不错!此人名叫寇春花,大概有 5岁左右,看上去,黑黑的,肉鼓鼓的,一脸的霸气,煞气。
身为豪门娇妻的顾佳丽,哪里历经过这般的粗狂暴野,她又怎么能知道监狱中那暗存的险恶杀机呢?她被寇春花嘴里的“过堂”二字,给震得发麻,心里像兔奔一样,一阵阵不停地狂跳起来——我的妈呀,吓死我了!
“嘿!我说小妖女,脸蛋还不错啦,可别把这里的规矩给整乱了!进到这里了,就得守这里的规矩!呵呵,看你这个嫩货,还是如实招来吧!”
“喂喂喂!姓名,年龄,住址,犯什么事进来的?等等这些,你都得统统如实报来!”
“哟!我看你娇滴滴的样子,妈妈的,你不开口,可是三天三夜不会有好果子吃的!”
这时,另外三个喽罗女人也在一旁轮番吆喝起来。她们一边阴阳怪气的盘问逼供,一边又参差不齐地站将起来,一个个慢慢地倦着衣袖,看那模样和凶恶的举动,似乎正充当着打手的角色,眉来眼去的,眨巴着眼睛。
顾佳丽目睹这般情形,知道自己要吃眼前亏,如果自己整死不开 代,准会被这些恶神般的娘们,践踏,退神光不成样子。她在心里盘算着,自知难抵强势,立马蠕动着小嘴,颤颤地把话蹦了出来。
“我,我杀死了我亲妈!我,我叫顾佳丽,27岁,本,本市居住的,我…我…”
顾佳丽细细瑟涩的结巴着。
“哟哬,好你个嫩三八!看你斯文嗲嗲、弱不经风的美人像,一定是个豪门骄奢的妾女吧!没想到你的心还黑着啦!你再使坏,也不该杀死自己的亲妈呀!”
号称“大姐大”的武魅霞,“轰”地带头暴跳起来,她站在水泥床的中央,双手撑腰,活像个狂怒疯癫的巨人,强壮大块的霸道,威武凛凛。
“原来你是个不孝之女呀?没想到,你比我们还狠毒啦!她奶奶的!”
寇春花抹了一把鼻涕,指手画脚,鲁莽的粗壮的声音,随声附和着大姐大,粗狂般地谩骂一通。
“我最爱我妈妈了,我恨那些不要妈的人!可恨!可恨呀!”
说话的叫陆小娟,她用小手扇着冷风,相貌有些清秀,玲珑的苹果脸,声音细细的,软酥酥的,仿若带着奶气。
“你呀你,你这是不义不孝啊!坏女人!真是个坏女人啦!她娘的!你这厮!”
说话者名叫程大容,两手握成拳头,袒露着硕大的胸脯 ,一脸的麻疙瘩,怒气横生心头,直冲她脸上。
“悔过吧!悔过吧!忏悔吧!忏悔吧!阿弥托福!阿弥托福!罪过,罪过!罪过矣!”
说话的女人,名叫门小秀,她眯缝着一双猫眼,双手合十,活像一个弥陀。
瞬间,顾佳丽致死亲妈暴料在26号牢房里,引起了牢房里一个个女囚阵阵的不满,在闷臭的空气中,不断地弥漫着无情的谴责声、辱骂声、嘲笑声,还有那偶尔间逬发出来的、间歇性的、响亮的耳光声……
顾佳丽的耳朵,突感轰轰作鸣起来,那一连串尖锐的言辞,刺杀着她那不孝而羞愧的灵魂。她抚摸着被她们打得火辣辣、隐隐疼痛的脸,她抱头痛哭起来。哭声,凝固着酸楚,飘荡着凄凉。
此刻,她悔恨难当。
她恨自己,恨自己对母亲的无情虐待,恨自己的虚荣、不义不孝,恨自己难以启齿的一切所作所为。她恨不得一头把自己撞死在这阴暗潮湿的墙角!
泪水,挂在她迷惘的眼角,莹莹如豆,扑簌簌掉落在坚硬的水泥地板上。她仿佛看见了自己那枯瘦如柴的母亲,在模糊的泪光中,在凄凄不停的哭诉。母亲的手,颤颤的,手里拿着一把金锁,母亲的心,凉凉的,比冰还冷寂,母亲的脸,黄黄的,像蜡烛般木讷,母亲,她一句话也不再说了。
此时,顾佳丽多么希望母亲咬死她,她希望眼前这一帮子女人能再狠狠的打她,打她一千次,打烂她的脸,甚至撕碎她肮脏的心,哪怕将自己致残,以至于窒息她年青的生命,或许这样,才能让自己感到好受些。
可是,她们不再打她了。视线里,是一双双鄙夷她、瞧不起她的憎恨的眼光。
顾佳丽呆呆的像块石头,忧郁而沉重,无法躲藏。她无法逃避油然的思忆,她难以躲避曾经的过往,她很快让自己的思绪到了那时那地,那时那境。她,想起了曾经的曾经,想起了很多的很多……

【二】忆痛

回忆,痛彻心扉。
在顾佳丽的记忆里,她出生在一个偏僻的大山村,从小就没有一个温馨的家。在她4岁的时侯,父亲顾顺财迷上了赌博,家里的农活也不去做,还总是向自己的母亲要钱去赌。不久,父亲便欠下了一屁股的赌债,家里整天都是那些凶神恶杀要债的人,害得母女俩到处躲债。因父亲游手好闲,不务正业,滥赌成灾,弄得一个好端端的家,债务重重,支离破碎。
在顾佳丽六岁那年,她的父母离了婚,顾佳丽归了母亲抚养。顾佳丽清楚的记得,在她六岁生日那天,自己的父亲一大早便离开了家,从此,她再也没有看到过父亲回来过一次。那时,顾佳丽也与其他的小孩一样,偶尔想念爸爸,有时候,她会向自己的母亲闹着要爸爸。母亲不高兴地告诉她:“孩子,我们不要爸爸,好不好?爸爸在,我们就会没饭吃,没衣穿。你知道吗,孩子,你爸爸是个死不悔改的赌徒,一个败家子啊!我们不要爸爸了!”后来,为了抚养好顾佳丽,供女儿上学读书,母亲带着年幼的她进了城,在集市上摆起了地摊,做起了贩卖蔬菜的小本生意。
母亲是一个勤劳能吃苦的人。她起早贪黑的摆着地摊,一分一毛的积攒,除了攒钱养家湖口,还要供养顾佳丽读书。顾佳丽读书的学费和日常的生活费用,全靠自己的母亲供给,哪怕母亲平时宁可自己挨饿,也必须保证孩子在学校的一切正常开支。一个孤零零的女人,其间的辛苦,那是不含而喻的。十多年来,可怜天下父母心。母亲含辛茹苦,为了自己的女儿以后有一个好的发展,一直希望她能脱离农村苦海,自己却苦苦支撑着,奉献着,默默无闻的赋予女儿无私的母爱与关怀。
那时,顾佳丽亦曾感到母亲的无私与伟大,为了不辜负母亲的愿望,顾佳丽时刻兢兢业业,发奋读书。
功夫不负有心人,顾佳丽如愿的考上了A城的一所名牌大学。大学四年,除了过年的那几天,顾佳丽连寒暑假都不愿意回家,她是打心眼里要脱离那个贫穷的老家。
母亲仍然忍饥受寒的摆着地摊,不辞劳苦的赚钱,主动为顾佳丽交清每期的学费,还按月寄给女儿日常生活费用开支。好不容易,顾佳丽终于顺利的完成了大学学业。
母亲原以为女儿能够回到自己身边谋求工作,自己也想想儿女福,可女儿顾佳丽却决心留在A城。
为了不耽误女儿的大好前程,母亲思来想去,只好答应了女儿,一举成全女儿留置大城市的梦想。凭着优异的笔试成绩和理想的面试表现,顾佳丽进入了一家著名的外企。

共 1 747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本小说感人心扉,痛彻心肺,欲哭无泪,欲语无声。是啊,在欲望和亲情面前,我们该怎样摆正良心的天平?在伦理和情感之间,我们该怎样做出正确的抉择?小说无疑给我们上了深刻的一课。本作贴近生活实际,接近地气,这就是小说给我的真实的痛。是的,这种现象在人间也许不是第一次发生,但是这次发生给我们的震撼更大,因为作者的文笔细腻,说理有情,结构大气且有 ,思想朴实而有感动力。尤其是结尾的警示更是叫人没齿难忘。推荐欣赏。编辑:玉树临风【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4040516】
1 楼 文友: 2014-05-05 07:18:50 一块金锁竟然引出这么多故事,墨香老师不简单!先顶一下!! 雪花飘落黄河边,融入笔中写华年。
回复1 楼 文友: 2014-05-05 08:16:0 雪儿更不简单啦,天涯之才女哩!早安!
2 楼 文友: 2014-05-05 08:14:41 谢谢玉树临风老师这么早辛苦编辑,墨香敬你早茶哈! 一滴山水,一墨书香,许我墨香,赠你书香,我用文字雕刻一朵美丽的奇葩。
 楼 文友: 2014-05-05 15:26:50 一块金锁引出的故事告诉我们,在欲望和天平面前,摆正良心的天平很重要,喜读墨香小说。问好! 热爱文学的人永远年轻,热爱文学的人永远是奔放的, 的、灵气的、智慧的、执着的,永远是生活的探索者……
回复  楼 文友: 2014-05-05 16:47:58 谢谢沁香老师留墨喜欢,喜欢甚好。
回复4 楼 文友: 2014-05-05 17: 4:19 O( _ )O哈哈~社长快去问问,江山推荐为了精品,为何还显示绿豆豆?哈哈,我要的是红杠杠,这才是天涯社团提升名次的方面哟...呵呵,别丢了,丢了可惜啦
5 楼 文友: 2014-05-06 06:11:52 欣赏墨香精彩小说,祝贺精品连连,写作快乐! 夕阳无限好,重温文学梦
回复5 楼 文友: 2014-05-06 16:19:41 谢孙老师祝言,还望保重身体!小孩便秘吃什么
宝宝大便有血
幼儿大便干
小儿上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