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凭空而来讲述德国新移民的复仇片凭啥戛纳摘

发布时间:2018-11-30 21:29:09

《凭空而来》德语版电影海报

参考消息5月28道电影《凭空而来》堪称欧洲版《三块广告牌》,它入围了2017年法国戛纳电影节主竞赛单元,女主角黛安·克鲁格饰演“以暴易暴”的复仇女神,其精湛的演技当之无愧拿下了第70届戛纳主竞赛单元最佳女演员。

影片虽然是德国与法国制片,但却使用了一种叙事流畅的美式讲述方式,参考文化注意到片头、片尾的高潮处伴奏的甚至是英语歌曲。

某种程度上来说,影片的社会意义远大于其艺术价值。《凭空而来》更多的是展示故事、价值观、对社会事件的看法——不仅展现了民主体制下的司法困境,而且探讨了欧洲社会日益严峻的移民问题和保守主义政治倾向。

德国的“新纳粹主义”

故事开头是原本幸福平静的一户普通三口之家,这种幸福平静与之后的分崩离析形成强烈对比。一场悲剧突如其来——丈夫和6岁的孩子在一场由新纳粹主义者策划的炸弹袭击中失去生命,而黛安·克鲁格扮演的女主人角卡佳被彻底改变了生活轨迹,她经历了最初的哀恸,以及对司法感到无力的情感波折,最终走上复仇之旅。

司法审判不作为

《凭空而来》的故事灵感取自社会真实事件。最引人注目的角色就是德国的“新纳粹”组织,它们扎根深,范围广,会通过社交站来相互联系。它们遵循的“新纳粹主义”是二战后产生的一种政治思潮,旨在延续纳粹精神,保持种族纯粹,强调本种族优越性。

在片中,新纳粹主义者用残暴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他们用钉子、汽油、面粉自制炸弹,肃清他们认为的外来分子——土耳其裔德国人,并与希腊人里应外合,逃脱司法制裁。

而在司法审判那场戏中,你甚至能感受创作者试图暗示政府公职人员也有种族偏见,因而放任而不作为。由于受害者过往的贩毒经历,司法人员认定炸弹袭击与毒品交易暗中勾结有关,全然不肯相信袭击与新纳粹组织有牵扯。而即使到最后,以女主角代表的受害者控方掌握了大量有利证据,但法官却以“车库中的钥匙有可能被其人使用过,除了两人之外的第三人指纹无法判定”这个并不充分的反驳细节,作为判案的依据,“无罪释放”了两名袭击嫌疑人。

异常精彩的司法审判重头戏在现实中也有对应。

灾难不是“凭空而来”

其实,德国社会中的新移民众多,由此引发的争端也异常激烈……

影片素材皆来源于此——2000年到2007年期间,新纳粹主义针对德国移民发起过多次袭击,而当时德国媒体与社会最初都把矛头指向在德国的土耳其人或者库尔德人。德国联邦统计局2017年8月数据显示,德国有移民背景的人口达1860万,占德国总人口的22.5%。移民群体的命运,折射的是这个社会里每个人的处境。

一场看似突如其来的灾难不是“凭空而来”,里面牵涉的历史、政治、社会背景盘根错节,而一个好的世界也不会“凭空而来”,种族歧视,排外,仇恨,不光在德国,甚至在包括希腊在内的诸多西欧国家,都存在着有形无形的身影。

女主角卡佳绝望中走向“以暴易暴”

也正是这样的绝望,将女主角逼上绝路——她如法炮制新纳粹主义者使用的炸弹,将恐怖分子一同引上死路。

这样“以暴制暴” 的方式是解决移民问题的唯一途径吗?

导演法提赫·阿金是土耳其裔德国人,你可以借由女主角的演绎,看到导演身后那种抑制不住的愤怒之情。他的作品中从来没有停止对移民生活状态的关注,他几乎成为生活在德国的土耳其移民代言人。

《凭空而来》是否太过激烈?

但是,《凭空而来》是不是太过激烈?或许这只是不同表达方式中的一种。

另一位芬兰名导阿基·考里斯马基则持有完全不同的表达风格。

阿基·考里斯马基说:“世界已经够悲惨,再来一个悲伤的结局实在就残忍得有些过分了。”于是他拍了一部有关“移民的前身”——难民的电影《希望的另一边》,由此我们可以纵向地、更全面地来看这些人的遭遇。

《希望的另一面》平静、冷幽默地讲述难民遭遇

《希望的另一面》讲述叙利亚难民哈里德的故事,男主人公想投靠芬兰移民局却被绝,遭遣返,出逃后被好心人收留帮助。你能从电影里看到众生相——同病相怜的难民、陷入经营危机的餐厅老板、面冷心热的同事们,但你也能对芬兰存在的社会问题、难民企图移民时面临的困难与恶意,感同身受。

该片用一种截然不同的平静、冷幽默的故事讲述方式,但出发点满怀人文关怀与悲悯。

我们也能理解,大量移民的涌入,确实给欧洲社会的治安造成了巨大压力。这些人不论移民前后,都面临着各种冲击:毕竟欧洲林立着大小几十个国家,民族、宗教、边界争端纷繁复杂,充斥着盘根错节的文化、历史、社会因素。

与《三块广告牌》类似,《凭空而来》的女主角也似乎政治不正确——一个怼天怼地才能内心平静,另一个只有复仇才能活下去。

然而,即使电影作品没法直接作用于社会,但《凭空而来》却努力发出自己振聋发聩的声音:新移民遭遇悲剧,我们是不是可以做些什么?(文/朱柒柒)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